中华好学者网站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61768号

站长邮箱:lawgame@263.net 执行编辑:zfm_1234@163.com

热文榜单

柯华庆:什么是真正的学术自由?
彭凯平:中国的发展和进步需要真正的社会科学
郭于华:学术研究不是打仗,不需要什么领军人物

谢大宁:中国国民党还有未来吗?

分类:
实证研究
来源:
2020/04/25 09:07
浏览量
评论:

   谢大宁,佛光大学教授、孙文学校秘书长

   来源:《中国评论》月刊4月号

 

        在我看来,国民党在现在的处境下,只能十年生聚,十年教训,走一条看起来迂曲、刚开始几乎没有效果的十年磨一剑的道路了。那就是试图去扭转爱台湾的定义,国民党的论述必须配合这点做出彻底的改变。这个论述的主轴,将是“只有两岸和平才能救台湾”的以和平使者的姿态,来创造新局的一整套论述。

  

   

  

   中国国民党的未来何在?这是个最近很热门的话题。但在台湾,除了一个特定的小圈圈外,好像也没有什么人关注它。如果国民党就此走入历史,恐怕台湾多数人会认为就像一位油尽灯枯的老人家的过去一般,如此自然,除了至亲,大概没什么人会感到可惜,也没什么人会为它掉一滴眼泪,这就是台湾目前的政治现实。

   当然,如果再严谨一点讲,也许我们该先把“中国国民党”这几个字讲清楚点。如果中国国民党是指那个从兴中会、同盟会算起,立志要为中国追求自由平等的党,那我们应该说,现在它已经死了,而且已经被丢入乱葬岗,连块墓碑都没了。如果是指那个名义犹存,但早已被美国收编,只知道偏安一隅,直把杭州作汴州的国民党,那这个以“美国国民党”、“日本国民党”、“台湾国民党”三位一体的党,目前则只是摔断了肋骨,气息奄奄,躺在病床上“休养生息”当中,暂时还没有生命危险。这就像“中华民国”一样,那个创建在1912年的新中国,已经随着台湾的几次“总统”大选,而神魂俱杳,剩下来的则是从“中华民国”到台湾”、“中华民国在台湾”、“中华民国是台湾”再转变为现在的“中华民国台湾”了。这个流变过程,虽有过几次茶壶内的风暴,但基本是波澜不兴的一场“宁静”革命,现在一切都已经船过水无痕,唯一剩下的痕迹,就是在法律面,以及口头上还有那么一点顾忌,因而留下了一些遮羞布的痕迹而已。说清楚这点,本文的题目才有明确所指,我们要问的是那个名实不太相符的国民党是不是还有未来?它如果还有未来,那它的未来在哪里?如果它根本没有未来,又是为了什么原因,误了卿卿性命?关于这个问题,我们还是得从选举谈起。

  

   一、今年的大选国民党是当赢未赢,还是根本就了无胜机?

  

   谈台湾选举的人,最诡异的命题就是前年底九合一大选的国民党大胜,当时一个最流行的命题,就是2020大选会不会复制2014与2016的型态?因为国民党在2018大胜,所以2020国民党可以说胜券在握了。虽然学界有很多看法,但至少当时国民党高层是一片乐观的,于是各种权力的春秋大梦就开始漂浮在国民党部上空。然而当时我就心存重大疑虑,我一直认为“复制”说是个禁不起分析的论点,但是人微言轻,也没什么人理会,直到今年大选,很不幸我的观点好像是接近事实的。

   当时我的观点是这样的,我从2018年以及之前几次选举的选票结构所做的粗略分析,国民党当时的得票,乃是在它的基本盘几乎百分之百开出的状况下所获得的,国民党的得票中得之于中间或是泛绿的票非常有限,而那年民进党选票几乎跑掉了三个大板块:一个是独派的选票有相当大的比例放弃投票,因为他们想要教训蔡英文,认为蔡在走向独的步伐,还没让他们感到满意,而在地方选举里教训蔡,不至于伤筋动骨。另一个则是当时的吴音宁事件,让相当高比例的年轻人玩去了,因为他们投不下去。还有就是因为一例一休等等事件,让经济绿也投不下去,于是民进党因为动员效率奇惨无比,所以输了选举。

   可是当我找到这几个根本因素之后,我就判断2020年国民党不好选了,因为这三个跑掉的板块,并不是会转移的板块,他们只是没去投票而已,但是“总统”大选如果国民党不能真正有办法让这些人再度放弃投票,那么国民党还是会遭到惨败的。因为我计算出,到了2020蓝绿的板块结构已经会恶化到43比57的地步了。国民党如果想要在未来的“总统”大选中获胜,只有几个可能:一个是绿营发生大规模的分裂,就像当年连宋一样。还有就是国民党要能推出一个足够梦幻的候选人,除了能够激起蓝营的团结,还要能在中间与浅绿中形成迷幻效应。此外,也许还需要像吴音宁一样的神助攻。这当中,期待绿营发生大规模分裂,在当时也许存在两种可能,一个是蔡英文与赖清德之争,另一个则是柯文哲效应。至于国民党的梦幻候选人,则好像还没出生,我们有想到郭台铭,只是他好像离梦幻还是很遥远,当然,当时蓝营一堆韩粉则是倾心于韩国瑜,可是他才选上高雄市长,正当性是严重不足的,事后从选后来看也的确如此,蓝营群众不在乎他带职参选,但绿营的人显然是在乎的。然而如果这些都办不到,只能等待偶然出现的吴音宁们,那就太让人揪心了。

   我当时这样的估算,最感到惊心的就是蓝绿板块结构的变迁。记得2007年左右,马英九在初次选“总统”时,刘兆玄先生就曾经从选举实务上说,不管有多少人口头上自认为是中间选民,选人不选党,但台湾选举中真正的中间选民比例大概也就是五个百分点左右,我觉得这个讲法是有道理的。因为台湾政治中因为认同取向来决定投票决策的因素太强了,所以板块效应在每次选举的估票因子,都是庞大的,地方选举也许还好一些,但“总统”大选几乎没有例外。而因为种种因素,最重要的就是每年新陈代谢,年轻选民取代年长选民的速度,是持续进行的,而年轻选民蓝绿的支持比几乎是八比二到九比一的一面倒状态,于是板块结构当然很快就转变到了现在的43比57的悬殊比例了;而且这个结构还会快速恶化,到了下次大选,将正式突破四六开,蓝营的胜算就越来越小了。2000年时陈水扁以蓝绿比为六四开的状况,拜蓝营连宋分裂,以及李登辉的神助攻而当选,未来如果板块恶化到四六开,还有可能重演当年的局面吗?二十年间,台湾政治结构变化如此巨大,原因我们就不说了,但从结果看,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觉得一个很显然的结论就是,当蓝绿结构已经恶化至此,蓝营已经进入一个必输的格局,也就是说,蓝营不是当赢未赢,而是一定会输,输是正常现象。在选票决定一切的格局中,没有侥幸,未来只会越来越惨,越来越没有希望。如果蓝营还想赢,团结已经不是主要的考虑,那只是必要条件而已,它还需要如下的几个充分条件:第一,需要有梦幻的候选人。第二,需要对手内部发生重大分裂,最好蓝营也能有像李登辉一样的人,进入绿营内部扮演从堡垒内部摧毁敌人的角色。第三,则是要考虑如何可以长期耕耘,扭转板块结构迅速向绿营一面倒的现象,如果可以把现有结构的恶化趋势止住,甚至开始逆转,也许在一段时间之后,还有可以期待的新局。但是可能吗?这个可能与否当然关乎国民党的未来,因此值得仔细分析。

   国民党未来可不可能出现梦幻候选人,我们当然无法预知,但是如果从现有人选来看,这希望恐怕是零,因此从人选上,是无法分析的,我们只能来问问这个梦幻候选人需要哪些条件。另外,若问绿营内部可不可能发生重大分裂,这个问题目前也没有可以分析的地方。民进党的内斗是激烈的,但在推动“台独”的前提下,没有人敢真正分裂,也没本钱分裂,这起码是目前看得到的现实,所以这个部分也谈不下去。于是,真正能谈的则是上述的第三点,而事实上,梦幻候选人除了他个人的条件外,很大一部分也决定在这第三点上,因此台面下的分析,我们就集中在这一点上。国民党选后的一些意见领袖也都认为,国民党未来必须改革,而改革的首要决定在论述上,可见这样的分析架构,是有一定道理的。现在的问题是知道病了,也知道要吃药了,但是国民党真有可能开出正确的药方吗?吃了药是可以立竿见影就见效呢?还是病去如抽丝,得很长时间卧薪尝胆呢?还是药到命除?国民党真的已经找到对的医生了吗?还是仍在无头苍蝇的地步,病急乱投医呢?或者根本就是拿鸦片麻醉一下自己,继续讳疾忌医下去?在正式进入这个分析之前,我还想先谈谈国民党内部结构的改变,因为未来这个结构也必将牵连他们在找答案的过程。

  

   二、国民党权力结构已经发生质变:地方派系取代了接班世代

  

   未来的历史一定会这样为马英九做下如此的盖棺论定:他是个一般意义的好人,但是很不幸的,在政治上他就是南方朔先生笔下的崇祯。他唯一成就的事,就是两岸休兵,并且为台湾换来了短暂的自我麻痹式的荣景,但是在政治上,他对“中华民国”没有完成论述上的调整,没有为两岸创造真正可以带来和平的架构,因而没有能够压抑民进党的论述空间,并且还让民进党建构台湾新国族的论述长驱直入,终于颠覆了整个“中华民国”的基础。在党的经营上,他没有为党的未来形成一套完整的论述,在话语权上完全只能拿香跟拜;国民党内部的权力调整,他也没有完成,马王政争,实际反映的是国民党内部两个根本性格与集团的权力对决,而马英九完全无力处理,以致终将导致国民党的内部质变。他一生在选举中无往不利,但政治上却终将是一个失败的负面人物,并且最终将导致亡党亡国的后果。

   之所以要从马英九的评价说起,是因为我们看到国民党在2016惨败后,所发生的种种变化。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变化,就是我所说的地方派系取代了接班世代。在两蒋时期,国民党中央牢牢掌控一切,党国体制明确,国民党的权力生态也很清楚,两蒋掌握一切分配权,基于统治需要,国民党也接受地方派系的生态,但基本上地方派系只是完全扈从者的角色。可是从李登辉藉助拉地方派系打击国民党由蒋经国所安排的接班世代开始,这两者之间的结构就开始进入根本调整阶段。可是这二十年来,所谓的接班世代,也就是从连战到吴敦义这一群由蒋经国所直接培养的群体,大致仍掌握着党权。国民党产虽已基本被李登辉挥霍殆尽,但还算有点老本,因此还算有点实力,地方派系在马英九时代,毕竟还是被接班世代压着一头。直到2016国民党丢掉政权。

   如所周知,民进党此次上台之后,第一个重大政治举措,就是完成追杀国民党的最后一哩路。在这追杀下,国民党真的进入现金流归零的窘境,只能举债度日,因而高度影响了它的运作能力。2018年选举,国民党不只没能提供给各级候选人补助款,甚至连基本的报名费都没有办法代缴,选举时的动员也基本是空的。可是国民党为什么那次选举表现得特别好呢?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蓝营许多2016年放弃投票的人,觉得教训国民党打得太重,基于讨厌民进党,所以全出来投票了。但是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虽然国民党无力支援,可是地方派系担心民进党追杀完了国民党后,就会开始对他们开刀,所以地方派系即使自掏腰包,也要跟民进党做关键一搏。坦白说,在台湾历次选举中,我从来没有看过国民党地方派系如此卯足全力拼杀的,这是一种覆巢之下无完卵的危机意识造成的,并且也让他们真正尝到甜美的果实。

   上次选后,我曾为文指出,上次九合一选举最大的政治意义,就是地方派系诸侯们已经取代了国民党中央,从此国民党内的权力结构发生了本质性的翻转,也就是说国民党的所谓接班世代将会式微,地方派系将会代之而起,掌握未来国民党的走向。现在看来,这一趋势正在逐步明显之中,特别是在这次大选败选后。在此之前,王金平终其政治生命,始终没能拿到党权,但是就在他展现派系实力,帮韩国瑜等人拿下地方执政权后,由地方派系中推举出来的人,将会取代他而夺下党权了。江启臣以大幅度的差距当选补选的党主席,就是一个最明确的证据。并且很可能就此成为一个固定的结构。

   地方派系由国民党的权力扈从者,终于开始掌握党权,这究竟意味着什么意义呢?首先,我们要知道,国民党的地方派系为什么始终不能真正染指党权,这是因为国民党的地方派系并不是一个完整的群体,它只是基本以县市或是区域为范围的利益组织,它们跨区域的串连基本是没有的,既没有共同的利益,也谈不上共同的理念。在此之前,就是配合中央,反正跟着吃香喝辣就行,至于掌理整个党与国家的发展方向,这从来就不是他们要思考的事情,既没心力也没意愿,更没有相关培养与能力。这在国民党有控制力的时候,是没什么关系的,中央的运作自有一批有经验能力的官员与技术官僚,还有许多学者,地方派系就是替中央看管好各个地方即可。但是这样一种性格的地方派系,突然在接班世代被清剿掉的状况下,要接管党权了,这当然会带来相当本质的改变与无法预期的地方。如今江启臣的接班,最值得观察的也就在此。

   地方派系还有一点是必须瞭解的,这些地方派系从来是没有做过整合的,以前是没有必要,现在是没人能做这件事,即使国民党内最有地方派系实力的王金平,他做的也不是整合工作,而是利益协调而已。于是未来所谓地方派系掌握党权这样一个概念,其具体内容将会是如何,是很难具体化说的。其中人选如何产生,权力如何分配,决策如何形成,这些都没办法具体说清楚,甚至它会不会是个稳定的结构,都是天晓得,我们只会看到各路诸侯入主中央,其他真的就只能两手一摊,看具体形势发展了。

   如果一定要说,那么也许有两点,一个是利益必然远大于理念,至于这个利益的内容是什么,很难说,台湾的地方利益原本就各自不同,谁的利益占上风,原就很难协调,但是利益挂帅大概是不可免的,也就是说国民党将会是利益团体化,中央只是一个利益协调者而已。而这里面还有一个尴尬的地方,就这些地方派系而言,他们会在意两岸关系,不是因为什么理念或民族情感。比如说截至目前为止,江启臣还从未对是否是中国人的问题表态过,民族情感在未来绝对不会是他会考虑的因素,而主要是经济利益。但是这些地方派系也相当依赖掌握地方政治,或者至少要能够参与地方利益的分配,因为这是他们的根本利益所在,这就让他们更依赖选举的胜利,而当根本利益与经济利益发生冲突时,你认为他们会做什么选择呢?

   还有一点,一个由地方派系掌握党权的国民党,其全局观必将严重弱化。政治的领导者是需要培养的,像美国特朗普那样,毫无政治经验的领导者,虽然还是有可能会从选举中突然冒头,但是一个没有政治经验的领导者,会搞出哪些纰漏,我们也都看到了。但是在这么久的时间里,这些地方派系人物,并没有进入什么政治的培养与历练当中,这如何可能有任何政治上的全面视野呢?以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这几年国民党内已经几乎没有人能处理对美的事务,也几乎没有人能处理两岸事务,未来当地方派系掌握党权,这个现象必然只会越来越严重,这是可以预期的。江启臣当选,说是新世代,这是事实,但若说是世代交替,则“交替”二字恐怕就有些不知所云了。

   瞭解了国民党内权力结构的改变,那么我们对国民党未来,可不可能扭转整个板块结构,有什么看法吗?

  

   三、国民党未来的可能发展方向:围绕“一个中国”的尴尬

  

   国民党如果要想扭转整体板块迅速向绿移动的速度,那就必须以敌为师,知道绿营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绿营可以在短短二三十年间,就把蓝远大于绿的板块逆转为如今的局面,其实基本上就是改变整个“国家”论述。就这点来说,李登辉的“贡献”甚至要大过整个民进党。他整体的新国族论述工程,从94年就已经展开,其步骤就从先打破“一个中国”论述开始,透过“总统”直选、两国论等等操作,并藉助操弄进入联合国等等议题,吸引大陆的外交打压,成功塑造台湾新的我群意识。这是一整套的组合拳,然而国民党可能从这里学到什么吗?又或者说他敢不敢跟绿营对赌另一套“国家”论述呢?还是有其他更高明的策略?

   选后国民党许多意见领袖,也包括新任主席江启臣对改革方向的呼吁,大抵都集中在应该有一套新论述,而且这个论述必须围绕对九二共识的新说法来展开,这方向大抵和我们上面说的是相应的。这也就是说国民党很多人都意识到了自己的“国家”论述出了大问题,已经完全不足以与绿营对抗。我必须说,这个问题的出发点是正确的,然而关键并不在于看到一个正确的问题,而在怎么进入这个问题。

   从最近国民党内部的一些检讨与建议来看,他们的基本思维完全不是与绿营对赌另一套“国家”论述。他们逻辑的基本出发点,大概是这样的:有许多人认为国民党有一点是不及民进党的。他们认为从前年中美贸易战开始,中美直接的战略冲突就已经展开,从某种角度而言,当中美冲突开始,美国开始部署围堵大陆的方略时,台湾的自由腾挪空间就不大了。用战略术语来说,中美台的三角关系就已经被压缩了。台湾被迫必须考虑选边站的问题,而民进党见机比较快,很快就选择了向美国一面倒的策略,连美抗中成为民进党不变的立场。但是国民党仍然依违两可,因此遭到了选民的抛弃。这也就是说,国民党在这个问题上,如果不想再失分,就必须抛弃可以两边取利的想法;这言下之意,就是必须舍一边就另一边。那么国民党该做什么样的选择呢?这答案应该不难想像吧!以目前的主流思考,当然就是也积极靠向美国了。换句话说,国民党在基本的逻辑出发点上,最有可能采取的策略,是和民进党完全一致的。

   从这个逻辑的出发点开始,国民党很多人乃开始试着提出一套“国家”论述,这论述当然不同于民进党,但是实质状况如何呢?我觉得朱立伦的说法,可以作为一种代表。朱立伦最近提出了一个说法,就是所谓的走回蒋经国路线。这说法是有趣的,因为他把蒋经国路线解释成为了所谓“反中亲美”的路线,这真是一个颇有“创意”的说法。首先,最近也包括郝龙斌等人在内,都有一个共同的检讨,认为民进党批评国民党“亲中”的说法是对的,国民党的确太“红”了。想想当年蒋经国面对北京开启的和平攻势,断然采取了“三不”政策,不谈判、不接触、不妥协,这是何等的豪气。当时国民党向美国一面倒,安全上完全依赖美国的保护,在雷根的六项保证的基础上,维持了“中华民国”的国格,始终屹立不摇,还进一步创造了经济奇迹。所以他们认为国民党如果继续奉行当年蒋经国亲美反中的路线,一则不会陷“中华民国”于危殆,也可以守住国民党的基本立场,不再被人扣上红帽子,这就可以让国民党有了反攻的论述空间,还可以据此攻击民进党的“台独”路线。他们认为这是站在“中华民国宪法”上面的一个最安全、进可攻、退可守的路线。

   当然,所谓的进可攻、退可守,在他们看来,主要是针对台湾内部的选举场而言,因为他们已经照顾不了太多层面了。从台湾内部的选举看,把整个论述拉回到冷战时期两岸隔绝的局面,对外彻底否认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对内坚持“中华民国”的地位,这样对于坚持“一个中国”而不发生逻辑上的困难,还是可以想像的。这样一来,就似乎可以反守为攻,打击民进党的不承认“中华民国”,然后就以“中华民国”的守护者自居,如此就好像可以自圆其说,守住了国民党的基本立场了。而在他们看来,这也许可以有附带的好处,那就是国民党也许可以凭藉这点,来重获美国的信任,从而可以维系好对美的关系,至少不要让美国在国民两党间向某方严重倾斜。至于需要付出代价的地方,当然就是两岸关系,但是由于在这样的论述中,国民党形式上维持了一个中国政策,所以也许他们还是会认为,起码基于这一点,北京还是会对国民两党区隔对待的,因此这样的代价就还在可控的范围内。

   上面的说明主要是根据朱立伦的说法,以及国民党智库召开相关谘询会议的发言重点,所做的一些逻辑推演,但是这和选后国民党许多意见领袖和年轻世代的说法是相当一致的。郝龙斌作为主席候选人,其论点甚至比这样的说法还更激进。至于新当选主席的江启臣,虽然在某些关键问题上比较闪躲一点,但从他的一些零星言论归纳起来,大方向也并没有什么不同。比如说他也认为就是对去年习近平主席讲话,和香港反送中问题,国民党表态软弱,遂为蔡英文所乘,终而导致败选。他也认为把九二共识和“两岸共谋统一”的说法挂钩乃是不智的,他所认为的九二共识,就只是“搁置主权争议,求同存异,务实交流”如此而已,并且认为国民党应该根据这个精神来重新思考两岸论述,以缔造两岸新的信任基础。同时要在国民党的新论述中,秉持“台湾优先”的态度,并且“同时坚守民主自由是不能退缩的底线。这个坚持是为了要‘让下一代有选择的权利’”,言下之意,当然也就是不应在未来国民党的新论述中,对是否追求统一的问题表态,以保留下一代的选择权利。

   换句话说,江启臣已经做出几个原则性的陈述,其中包括“不谈两岸共谋统一”,也不想谈“一中原则”,如果要谈一中原则问题,他就会坚持“中华民国”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并以此作为九二共识新内涵的前提。同时,如果两岸要谈未来走向的问题,他就一定会根据“台湾优先”与“民主优先”这两个原则,让下一代自己去决定他们的未来。这态度其实已经算是相当清楚了。

   姑且不论这样的想法是不是一厢情愿,必须说明的是两点,第一,这是一种押宝的想法,他们被迫选边,把赌局押在了美国身上,以必然牺牲两岸关系的代价,来换取国民党在台湾选举战场上可能的存活空间。整个逻辑以摘掉红帽子为第一优先考虑。至于当两岸已经交流了这么久,国际局势、大陆的全面崛起、经济上的依赖关系,加上台湾已经有这么多人生活在大陆,两岸关系已经紧密地切不开了,这些实际的问题,也都只能置诸脑后了。换言之,本质上这仍然是一种守势的论述策略,先自伤然后求伤敌。它并不寻求改变民进党所设下的论述基本架构,甚至企图强化“中华民国”与台湾的关联,只是原则上把所谓的一个中国,锁死界定在就是“中华民国”,其他就不说了。马英九还说“主权互不承认,治权互不否定”这样一种保留一点空间的讲法,但是现在为了他们所想的国民党的存活,乃以“很委屈的”姿态做一种倒退式的论述。这当然不是攻势论述,只是防守反击而已,逻辑上的弱点勉强补足,但有没有用就必须另说另讲了。

   第二,包括江启臣、朱立伦在内的国民党未来最可能掌握党权者在内,他们的整体思考,用他们共同的语言来说,就是“必须尊重台湾的主流民意”,而不是思考如何创造新民意。台湾目前的主流民意当然是绿营创造的,换句话说,国民党内目前的主流思考,其实就是向绿靠拢。而由于这些人已经涵盖了国民党内的主流光谱,因此我们可以合理假设,没有意外的话,这将就会是国民党未来主要的论述方向,或者说这就是国民党“改革”的主轴。特别是江启臣已经以悬殊票数击败郝龙斌,掌握了正当性之后,大概更是如此。

   这样的论述方向,其主轴逻辑当然是有严重问题的。以朱立伦所谓的回归蒋经国路线来说,蒋经国的反共亲美,在论述上其实还有一个非常重要、不能忽略的重点,那就是蒋经国不断强调的“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统一观点。蒋经国知道如果没有统一论述,“中华民国”势必崩盘。在冷战时期,两岸无法交流的状况下,蒋经国也许很无奈地选择了反共亲美的路线,但他也交代马英九开始规划两岸开放的步骤,这表示蒋经国瞭解这当中的矛盾张力。可是朱立伦在提蒋经国路线时,却完全搁置了这一段,江启臣更明确说不应对未来走向问题表态,这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没有统一论述的蒋经国路线,实质上也就等于国民党倾向放弃统一政策。如此一来,如果说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那么一个只等同于台湾的“中华民国”乃是世界上唯一的中国,难道要拿橡皮擦把地图上的大陆都擦掉吗?但是国民党已经没有方法解决来自“一个中国”的尴尬与矛盾,只能这么说了吧!

   这也就是说,所谓的“九二共识”这个模糊的概念,不管国民党是否决定放弃,还是继续沿用,就算迫于各方压力,勉强还是必须使用,其实质内涵也将再度发生重大滑动。我们可以说,蒋经国所提拔的接班世代,到吴敦义为止还守在“九二共识,一中各表”这条线上,这条线当然已经比原来九二共识的内涵差了很多,但如果相比上述的讲法,在“一个中国”的说法上,还是勉强留下了一点点的模糊空间;可是就连这样一个讲法,看来未来在国民党也将变成不可能,而只会留下一个放弃统一政策的“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的讲法了。朱立伦与郝龙斌不能算是接班世代,虽也不全算是地方派系,他们的背景基本是接近接班世代的,但是已经出现如此的变化,如果国民党的党权开始转移到地方派系的手里,将会如何,应该已经无待蓍龟了吧!新主席江启臣最近的一些说法其实已经透露出微妙讯息,可以彰显出某些趋势了。这样的国民党不管改不改名,其性格也大概可以确定了!问题是这样的性格将有何命运呢?

  

   四、国民党还有未来吗?

  

   国民党目前的处境极为危险,这是谁都看得出来的事实,从现实上来说,台湾社会的民意越来越倾独,这也是大家都看到的。而这次蔡英文最成功的胜选法宝,就是抗中保台,这都给国民党带来了极大的压力,这些都是事实。选举比拼的就是民意,一个必须要靠选举保命的政党,向主流民意靠拢似乎也是天经地义的事,但对国民党而言,它如果还想要有未来,真的只有这样一条路可走吗?真走上了这条路,会是什么后果?有没有其他可能可以供国民党选择的呢?

   从最消极的一个向度来说,目前国民党很可能选择的方向,乃是为了跟民进党竞争谁更爱台湾。而所谓的爱台湾,目前在台湾社会的几个标准,就是走向实质的完全“独立”,跟紧美国,与大陆切割,赌中美的战略冲突,美国可以大获全胜,并且走上一条完全以西方价值文明为依归的道路,跟中国彻底切断血缘关系。即使为此冒着经济的风险与战争的威胁,但相信台湾可以扛得过去,也可以等到美国的救援,以及西方所有强权的声援。民进党目前是百分之百地走着这样一条路的,因为这样的爱台湾的标准就是李登辉和他们共同创造的。当这样的标准没有改变之前,国民党就也得奉行这套标准,然后在这样的标准下,国民党要怎么做才能让台湾的主流民意相信它的诚意呢?那当然就是交出投名状,必须向台湾主流民意表忠心,所以郝龙斌喊出了停三通这样一个比民进党还激进的说法。现在我们姑且不管这样的想法是不是选举语言,也不考虑可不可行乃至其他问题,难道国民党这样,台湾许多民众就会相信他们真是爱台湾的吗?其实国民党最一厢情愿的地方就是这里了。这很像是一个女孩拒绝男孩的告白,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然后又追补一句话说,就算我没有男朋友,我也不会接受你的一样。在这样的爱台湾的标准下,国民党其实已经完全没有追上台湾“主流民意”的机会了,国民党人也在台湾社会里走,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的痴心妄想,我真的搞不明白。

   如果国民党真的不幸还是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又将会如何呢?这包括国民党会如何?“中华民国”与两岸关系又会如何?如果事态真是如此发展,国民党内部显然会立刻出现相当程度的路线分裂。虽然目前国民党内权力机制中的人支持这样的人数是居多的,一些传统的真正蒋经国路线的支持者,多半只是权力机制外的人,他们并没有能力阻拦国民党的走向,但是他们可以用脚投票,而如果这个分裂一旦发生,那就将是一个不可逆转的彻底决裂。台湾也许可以消灭所有跟“统”有关的政党与政治势力,但是对国民党抛弃统一政策的可能性之后,这对国民党的打击有可能是毁灭性的。在新的“支持者”还没找到之前,就很可能流失相当比例的原有支持者,从此对台湾政治彻底绝望。而社会上渴望两岸和平的人,也将会对这样的国民党失望,从而更加成为政治的绝缘体与边缘人。然而国民党要不要做出这样的选择呢?在我个人的看法,这真是饮鸩止渴、愚不可及的做法,但是选票的压力,可能已经让他们看不到其他了吧!

   国民党如果真的走上这条路,那么对“中华民国”也好,对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也好,也必将带来致命性的打击。国民党是想守住“中华民国”这个小朝廷的,这个诚意我并不怀疑,问题是怎么守得住?“中华民国宪法”所规范的“中华民国”,截至目前为止,主权依然是涵盖全中国的,然而如果国民党一旦放弃统一政策这个选项(或者是口头保存选项,但把它放到无穷远处,永远不会去启动它,而实质上等同放弃。),“中华民国”就算名义仍存,也等于实质灭亡。这样意义的守住“中华民国”,还有什么意义可言?至于两岸关系,那就更别说了,大家都是明白人,不是可以随便混过去的。不管国民党的论述如何,只要国民党把九二共识解释成一个中国就是严格意义的“中华民国”,而这个“中华民国”只等同于台湾的话,也就是实质上把一个中国变成了两个中国,两岸关系大概就全毁了。之前所有的两岸协议、交流成果必将付之一炬,而北京也就没有了其他选择的空间,两岸就只能等待图穷匕现的一日了。国民党内部总有一个说法,说为什么要替民进党当挡箭牌、安全阀?在此之前,这话也许有那么一丁点道理,但如果国民党真做了这样的选择,那就是跟民进党绑在一起,是共同把台湾推向战争的共犯了,这样的国民党也将没有未来,人们也只能哀叹,渡河而死,为之奈何了!

   国民党没路可走了吗?当然有,只是国民党不会走。这个不会,包含着它很可能不会选择这样走,也包含着它不懂得该怎么走,甚至包含着即使懂了,也不敢这么走。但是也许就当狗吠火车,纯属书生之见,不知今世何世,不食人间烟火的意见,还是提提看吧!

   在我看来,国民党在现在的处境下,只能十年生聚,十年教训,走一条看起来迂曲、刚开始几乎没有效果的十年磨一剑的道路了。那就是试图去扭转爱台湾的定义,国民党的论述必须配合这点做出彻底的改变。这个论述的主轴,将是“只有两岸和平才能救台湾”的以和平使者的姿态,来创造新局的一整套论述。国民党在此之前,只有对两岸和平的期望,却毫无追求和平的策略。谁不期望和平呢?民进党也期望啊!但光有期望是不够的,你要怎么做才能达到和平,这才是真的。如果你天天期望,做的事却一直向相反的道路而去,又有什么用?我们可以确认一件事,台湾每个人都期望和平,但也都不期望是一种“被统一”的和平,如果是一种被统一的和平,那么大家宁可不要,这是台湾的民意,大概没人会反对吧?现在的问题是,台湾每个人都被教育成,两岸和平必然只是一种被统一的和平,所以台湾许多人一谈和平、统一就害怕到想死的心都有了,这就是目前的处境与困境。那么如果国民党可以倾全党之力来想一个快乐的统一与和平呢?而如果国民党真能有这样一套论述出来,同时也可以证明它是有可能完成的,难道真的没有可能被台湾主流民意所接受吗?我真的不愿意妄自菲薄,也觉得这个机会才是真正存在的,并且是国民党应该选择走的一条路,虽然这条路在刚开始的时候,必然荆棘满地,寸步难行,但是这才是一条不辱党格、不失党魂的一条路。现在问题只是,国民党选不选这条路了!如果要选这条路,我和以张亚中教授为主导的孙文学校朋友们自然有一套完整的想法。当年,在洪秀柱女士担任党主席时我们也曾经想推动过,可惜时不我予,底下也许看因缘吧!但由于这想法有点曲折,也与本文论题不符,就先打住吧!

   当年项羽兵败乌江,在逃难过程中遇一岔路,乃问一渔夫,何处有出路,渔夫随手向左一指,项羽向左而行,司马迁在这里写了很传神的几个字,说“左,左乃陷大泽中”。希望将来国民党的历史,不要也出现这几个字,但是,老天爷会知道的!

最新快报

柯华庆:党内法规体系构建的几个理论问题
《人民日报》:深化党内法规的学理研究——《党规学(党员干部版)》简评
柯华庆:试论习近平的法治理论 (2017年7月7日)

相关资讯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