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好学者网站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61768号

站长邮箱:lawgame@263.net 执行编辑:zfm_1234@163.com

热文榜单

柯华庆:什么是真正的学术自由?
彭凯平:中国的发展和进步需要真正的社会科学
郭于华:学术研究不是打仗,不需要什么领军人物

黄光国:美国式民主的衰败

分类:
专题讨论:民主政治
来源:
2020/07/26 23:31
浏览量
评论:

文章来源:《中国评论》月刊7月号

 

   在中美“文明对抗”的“大国博弈”中,中方即使有所斩获,也必须用下“围棋”比“气长”,以“小满”的心态,来应付“西洋棋”的挑战,这样才能确保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五月十八日,世界卫生大会开幕当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措辞严厉的声明,要求世界卫生组织“卅天内做出重大改善,调查中国是否隐匿疫情”,否则将退出世卫并停止资助。中国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开幕式通过祝贺的方式致词说,他支持在新冠肺炎“疫情获控制后”,独立调查全球在世界卫生组织下的抗疫表现。欧盟和澳洲先前提出最新版建议草案,内容呼吁“独立评估世卫抗疫措施和疫情起源”,但完全没有提到中国大陆。

   习近平说:“面对疫情,中方始终本着公开透明负责任的态度,及时向世卫及相关国家通报疫情,第一时间发布病毒基因讯息,毫无保留地分享防控经验,尽己所能,为相关国家提供大量支持资源帮助。”习近平还称许世卫,在秘书长谭德塞带领下领导推进国际抗疫合作。

  

   一、特朗普推卸责任

   五月十九日世界卫生大会闭幕,一百九十四个成员国无异议通过欧盟版提案,承诺“在疫情告一段落后”,对世卫进行全面性评估。此刻世卫应该把工作重心放在抗疫与支援弱势国。纽约时报指出,这个结果显示美国明显被孤立。

   事后,俄罗斯国会上议院议长马维颜科说,俄国支持世卫,“没必要举行假审判或任何调查,摧毁人类花了数十年累积的有用事物。”

   欧盟对外事务部外交安全政策发言人巴图恩利克森表示:“此刻应该团结,而非交相指责或破坏多边合作。欧盟支持世卫控制及缓解新肺疫情的努力,也已提供额外的金援资助这些行动。”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有个别国家在磋商中要求将病毒溯源作为优先事项,但绝大多数国家认为当前重点是疫情防控,不赞成将病毒溯源作为优先事项,拒绝了有关措辞。这说明将溯源问题政治化根本没有市场。”

   当天新冠肺炎全球确诊人数超过五百万,各国疫情以美国最为严重,确诊人数152万,死亡人数超过九万!《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目前面临个人政治及国家公卫危机,如此严重的疫情将影响他在十一月总统大选能否连任。特朗普攻击世卫,用意在推卸防疫与经济不振的责任。特朗普虽然扬言退出世卫及永久停止资助,但这两件事都不是他说了算,必须由美国会通过。

   既然如此,特朗普为什么会发表那份“与世界敌对”的声明?事实上,在美国国务院发表那份声明之前,白宫官员就曾经针对美国的防疫政策“撕破脸”,公开对杠。5月17日,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在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会晤新闻界”节目上,严厉批评美国疾病防治中心(CDC)新冠肺炎疫情的应对措施,特别是疫情爆发初期CDC坚持自行研发的病毒检测套件出现瑕疵,导致全美筛检进度延迟数周,“在危机早期,在此领域最受信赖的品牌CDC,真的在筛检方面令国家失望。因为他们不仅把筛检局限在官僚体系内,筛检品质也不良,那真的拖累了我们。”

   主管CDC的卫生部长阿查尔随后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面对全国”访谈中反驳纳瓦罗,称CDC从来没想当“美国采检、大规模采检的骨干”,“我不认为CDC让全国失望。我认为CDC扮演重要的公卫角色,而且一直都很重要的是,让民间单位参与筛检。”

   当天纳瓦罗又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本周”节目专访时,指控大陆对全世界隐匿新冠肺炎疫情,并把美国经济搞差。

   纳瓦罗说:“我并不是说中国故意搞坏美国经济,不过他们的中国病毒在武汉省产生,11月出现零号病人。中国被世界卫生组织掩护两个月,对全球隐瞒疫情,接着把数以十万计中国人用飞机送到米兰、纽约和全球各地,埋下疫情种子。”

   纳瓦罗说大陆当局故意把游客送出国传播病毒,却未提出证据。他说:“他们大可以把病毒控制在武汉,但结果变成大流行,所以我才说中国人对美国人做了这件事,他们要负责。”

  

   二、不实的错误指控与美国政治信任的危机

   最后,美国国务院还是听从纳瓦罗的建议,发表致世卫秘书长的抗议函,结果是遭到重大挫败。5月20日,华盛顿邮报报道,特朗普信函中的许多指控,不是错误就是误导。

   特朗普指控,世卫一直忽视关于病毒在去年十二月初、甚至更早在武汉扩散的可信报告,包括医学期刊“刺胳针”的报告。

   华邮查证,医学期刊“刺胳针”表示,特朗普的说法错误。该刊去年十二月并未刊登任何关于武汉新冠病毒的报告。该刊第一篇关于新冠病毒的研究,描述武汉第一批四十一名患者状况,证实新冠病毒是人传人,见刊于今年的元月廿四日,是由大陆学者撰写。

   特朗普指控,隔天(去年十二月卅一日),台湾当局向世卫组织通报关于一种新病毒人传人的资讯。世卫组织可能出于政治理由,选择不与其他国家分享任何这些重要资讯。

   华邮查证,此事一直有争议,世卫说当天第一份疫情通报来自武汉,台湾疾管署表示当天寄了电邮给世卫,表示自网路上得知在武汉市发生至少七例非典型肺炎。台湾后来表示,非典型肺炎是冠状病毒引起的人传人疾病,但世卫说,台湾电邮并未提到人传人。

   特朗普指出,今年一月十四日,世卫再度肯定大陆所称冠状病毒不会人传人的说法,此说法缺乏根据,现在已被揭穿。

   事实上,这项指控引述世卫当天一则推特。然而,世卫新兴疾病部门代理主管范科霍芙同一天召开记者会说,新冠病毒有“有限度”人传人情况,主要是家人间的小规模群聚感染,但疫情有可能扩大蔓延。

   特朗普批评谭德塞:今年一月廿八日,他在北京见过习主席后,称许中国政府在冠状病毒一事上“透明”,并宣称中国设立了“控制疫情的新标准”、“替全球争取时间”。

   华邮指出,当时谭德塞的确赞许大陆防疫,但那段时间特朗普也同样多次称赞大陆,从一月廿四日到二月七日,特朗普至少六度公开称赞大陆的防疫措施“很好”、“成功”。

   如果理性决策是民主体制的基础,那么这个事件的经过,充分显现出:当前美国式民主的衰败。《历史终结论》一书的作者福山最近在《大西洋月刊》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什么决定一个国家抗击新冠病毒成败〉。文章开宗明义提出,有效应对危机的主要分界线不是“专制”或“民主”,决定履行职能绩效的关键因素不是政权的型态,而是国家的能力,以及人民对政府的信任。所有的政治制度都必须将便宜行事的权力授予行政部门,尤其是在危机时候。居首位的人的能力和他们的判断决定结局的好坏。

   所有的现代政府都必须形成一个强健的行政部门,因为这是任何社会赖以生存的。所有的社会都需要一个强壮、有效、现代的国家,能够在必要时集中和调度权力保护社区,维持公共秩序并且提供必要的公共服务。民主政体授予其行政部门紧急权力来处理快速变化的威胁。愿意授权及其有效的行使首先取决于一个因素,即信任行政部门将明智而有效地行使这些权力。

   信任建立在两个基础上。第一,公民必须相信他们的政府具有专长和技术知识及才能,能够公正地做出最佳的判断。第二,必须信任居首位的领袖,在美国制度下就是总统。林肯、威尔逊和罗斯福在应对他们所面临的危机期间都享有很高的信任。作为战时总统,这三个人都成功地将自己融入了举国奋战,成为其象征。今日美国面临的就是政治信任危机。

  

   三、美中开战的起点

   特朗普总统的基本盘只占人口的35至40%,他们无论如何都支持特朗普。可是,特朗普在他任职三年半的期间里,从来没有想要团结没有投票给他的另一半人口,他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建立全国人民对他的信任。

   他所任命的行政团队,只会“投其所好,避其所恶”,拟出逢迎他的行政规划,其中最重要的人物,就是纳瓦罗和庞培欧。

   纳瓦罗(Peter Navarro, 1949-)。1986年,他在哈佛大学获得经济学博士;从1988年起,开始在加州大学尔湾分校讲授企业管理,曾经出版过十余本专书。2006年,他先出版《中国战争即将到来》(The Coming War on China);五年后的2011年,他又和安一鸣(Greg Autry)合写了《致命中国》(Death by China)一书,书中详细披露,中共如何使用八项“摧毁美国就业机会的武器”,实践经济帝国主义,包括:非法的贸易出口补贴网络,巧妙操纵严重低估的货币;公然仿冒、盗版和彻底盗窃美国的智慧财产权;大规模环境破坏;极其宽松的工人健康和安全标准;非法进口关税和配额,等等。

   该书出版后,引起了美国社会的广泛关注。一位钢铁大王捐赠了一百万美元,资助纳瓦罗将该书内容拍成纪录片。该片在全美公映后,造成了极大的轰动,同时也惹出了不少风波。该书第一章标题为《如果本书所言都是真的,那就不是在抨击中国》。到了2019年下旬,有一位澳洲国立大学学者举报,纳瓦罗在这本《致命中国》和其他多篇投书中,长期使用一个名为“罗恩·瓦拉”(Ron Vara)的哈佛学者强硬发言,并为中美贸易战的观点背书,该人物其实是虚构的,在现实中并不存在。事件曝光后,舆论哗然,该书出版社培生集团(Pearson)紧急表示:将大幅修改后续印刷版本和库存书的内容,并加注警语“提醒读者该书含有一位虚构人物”,强调“我们非常严肃地对待任何违反诚信的行为”。

   2019年10月2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例行外交记者会上表示,该事件反映美国“有一群人对于中国的发展已经恐惧到匪夷所思的地步,抹黑手段也到了无底线”。但纳瓦罗却因为此书而和特朗普交上朋友,2015年特朗普宣布参选美国总统后不久,就任命纳瓦罗作为他的经济顾问团成员。

   特朗普上台后,又整合原有美国国家安全会议(NSC)、国家经济会议(NEC)及国内政策会议(Domestic Policy Council),由纳瓦罗担任新设立的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National Trade Council)主任。

   纳瓦罗在进入白宫担任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前的最后一本著作,是《美、中开战的起点》。其英文题目为“伏虎:中国黩武主义对世界的意义”(Crouching Tiger:What China militarism means for the world),语出“六韬”兵法:“猛兽将搏,弭耳俯伏”。书中第一章便提到米尔斯海默的“攻击现实主义”,他也认为:中国跟美国一样拥有可以“保证毁灭对方”的核武力,是一头不可轻惹的“伏虎”。双方要想开战,最好先推代理人上阵,其中之一,就是台湾。所以这本书的繁体中文译名叫“中、美开战的起点”。

   纳瓦罗这本书的基本论点是:“中国虽然加入WTO,享尽各国开放市场的好处,中国本身却没有开放市场”。中国享尽加入WTO的好处,却拒绝遵守加入WTO的义务。中国更透过国家大规模补助企业的做法,使得美国与其他盟国的企业无法与中国企业公平竞争。

   换句话说,将中国视为“商业伙伴”,不但没有为中美之间带来和平,美国反受其害。特朗普上台后跟中国展开“贸易战争”,纳瓦罗可说是最重要的“战略顾问”。然而,纳瓦罗关注的问题,并不仅此而已。他在书中同时指出:中国的经济发展,不会为中国带来民主,只会更加巩固共产党对中国的专制统治。他指出:通常因为经济发展而形成的中产阶级,是国家民主化的重要推手,但在中国,中产阶级似乎与政府达成了无声的默契:“要政府帮忙赚钱,就闭上嘴”。

   这样的见解,正与一般人对中国的认知:“不得妄议中央”、“拚经济优先”不谋而合。他认为习近平上台后,利用奥巴马时代的妥协、合作政策,趁隙在国内铲除异己,并且紧缩国民在各方面的权利与自由,所以特朗普的共和党政府必须彻底改变,不能重蹈民主党主政时代的覆辙。

   纳瓦罗可以说是特朗普政策的规划师,美国国务卿庞培欧则是特朗普政策最重要的执行者。庞培欧(Mike Pompeo, 1963-)出生于南加州,高中毕业后进入西点军校,1986年以第一名成绩毕业。冷战结束后退役,进入法学院,1994年取得博士学位,并成为执业律师。1997与西点军校的三个好友成立赛耶航空公司(Thayer Aerospace),因而结识美国保守派大金主科克兄弟(Charles & David Koch),获得巨额竞选协助,而在2011年当选众议员。

   2016年3月5日,庞培欧为了支持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马克·卢比奥担任总统候选人,曾经尖锐批评特朗普。然而,当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特朗普接受提名时,庞培欧立刻改变态度,开始为特朗普的团队效劳。特朗普当选总统后的2016年11月,他受命出任中央情报局长,此后即唯特朗普之命是听,从来没有公开顶撞过特朗普。他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今晨节目(This Morning)受访时公开回应外界批评时表示,“我为依宪法选出的总统工作,我的责任是与他分享最佳资讯。如果我们意见不同,我的职责是与他分享歧见。当他作出合法决定,我的任务就是尽力执行。”因此,有人说他是“特朗普身边最擅长奉迎的马屁精”、“特朗普屁股后的热追踪导弹”。

   2018年4月,庞培欧转任国务卿。作为美国首席外交官,他废弃了美国传统的大国外交,也蔑视外交家们谨慎斯文的交往方式。他作风蛮横、粗暴,与他打交道的人都感觉到面对的是什么狠招都敢使的中情局局长,有人比喻,他就像腰里别着一把枪去参加鸡尾酒会。

   2019年4月12-14日,庞培欧到智利、巴拉圭、秘鲁和哥伦比亚四国进行访问。4月13日,他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指责中国对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的资金支持是造成该国爆发危机的原因之一,并警告中国贷款是“掠夺性”的“恶意行为”。其实,世人皆知,造成委内瑞拉危机的原因,是美国策动议长瓜伊多发动政变未成,又找藉口想要出兵委内瑞拉,用武力扶持魁儡瓜伊多,遭到拉丁美洲各国反对而造成的。

   4月14日,庞培欧又对秘鲁《贸易报》说,如果拉美国家使用中国技术,它们的信息“就会掌握在习近平和解放军手中”。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因此抨击庞培欧:“揣着同一个唱本,全世界到处诬蔑中国”;中国驻智利大使徐步则对智利主流媒体说,庞培欧国务卿“已经失去理智”。

   4月15日,庞培欧到德州农工大学(A&M University)演讲,公开宣称“我当过中央情报局长。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偷窃。我们还有一门课程,专门来教这些”。有人因此说他根本是“把国务当特务干”。

   尽管如此,特朗普对他们两个人却是言听计从,百般回护。5月15日深夜,特朗普宣布将国务院督察长林尼克革职,原本他正在调查国务卿庞培欧涉嫌公器私用案件,因为有人指控庞培欧要一名幕僚为他处理家中杂务,如把衣服送去乾洗、帮他将宠物狗从美容院领回,以及帮他和妻子预定餐厅座位等。

   林尼克是特朗普最近六周开革的第四位督察官。16日,跟特朗普同一政党的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罗姆尼说,特朗普接连开除督察官员却无正当理由,“威胁到讲究问责的民主体制”。

  

   四、“围棋”对“西洋棋”

   从这一系列事实,可以看出美国式民主体制的衰败。5月21日下午,大陆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政协会议首场“委员通道”邀请六位政协委员用视讯接受采访。在二月疫情最严峻时,曾经奔赴武汉抗疫的中国医学科学院院士王辰称,中国抗击疫情取得显着成效,是“中国文化的胜利、体制的胜利、国力的胜利”。这话是可以这样说的。可是,一场战役(疫)的成败,并不能决定战争的胜负。只要特朗普和他的行政团队继续运作,他们一定想方设法,强化中、美“文明对抗”的格局。从这个角度来看,中美间的“大国博弈”,特朗普政府下的是“西洋棋”,一有机会,就找“棋子”替他打“代理人的战争”,步步进逼,绝不相让。而中国却只能跟他下“围棋”,综观全局,见招拆招,稳扎稳打,不急不躁,双方比“气长”。

   每年五月二十日至五月二十二日间,太阳到达黄经六十度时称作“小满”。《历书》载:“斗指甲为小满,万物长于此少得盈满”,夏熟作物开始灌浆饱满,但尚未成熟,故名“小满”。“小满”过后,就进入梅雨季节,梅雨古称“黄梅雨”,晋代有“夏至之雨,名曰黄梅雨”,唐有“梅实迎时雨”之说。

   在二十四节气中,许多节气都两两相对,有小暑小寒,便有大暑大寒,唯不见大满。道家哲学自古认为事物发展到鼎盛,就开始走下坡路,所以要留一点余地,给生命多点弹性,不论荣枯成败,都要从容以待、冷静应对,便能平安而又踏实地渡过难关。

   在中美“文明对抗”的“大国博弈”中,中方即使有所斩获,也必须用下“围棋”比“气长”,以“小满”的心态,来应付“西洋棋”的挑战,这样才能确保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黄光国,台湾大学心理学系教授

最新快报

人民网:中国政法大学党规研究中心举办《党规学(党员干部版)》发行仪式暨党规与国法学术研讨会
对话柯华庆:习近平时代的理论
中国政法大学党规研究中心“党规与国法”学术研讨会会议公告(预通知)

相关资讯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