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好学者网站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61768号

站长邮箱:lawgame@263.net 执行编辑:zfm_1234@163.com

热文榜单

柯华庆:什么是真正的学术自由?
彭凯平:中国的发展和进步需要真正的社会科学
郭于华:学术研究不是打仗,不需要什么领军人物

张千帆:我们应该怎么样看待普世价值?

分类:
学术争鸣
来源:
2018/08/24 11:01
浏览量
评论:

   普世价值一直是中国很纠结的问题,这种纠结至少从1840年鸦片战争就开始了。中国一度以世界中心、大国文明自居,什么事情都坚持要有中国“特色”,老祖宗的东西不能丢。到后来,尤其是甲午战争后,中国开始接受普世价值。1908年第一部宪法出台,中国似乎开始在法律上、制度上越来越多地借鉴西方文明价值,但这个过程非常曲折。到1919年五四运动,这个问题已经发生了根本转向。原先要通过日本学习西方的法治与宪政文明,但是凡尔赛条约一下子让中国人对西方失望,加上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西方国家自己焦头烂额,连梁启超这样的改良思想家都认为西方不足效仿,苏俄成了中国的学习榜样。中国近代之路就从“五四”开始走到今天,这条弯路可是走得太长了,国民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1949年以后,前30年我们搞的其实就是“中国模式”,结果搞出了“大跃进”,搞出了“文革”。“文革”结束后改革开放,中国又开始向世界开放,普世价值又进来了,但这个过程也是一波三折。现在发生的钓鱼岛、黄岩岛事件让人回想起“五四”,感觉风向是不是又在转。“五四”和今日中国有惊人的相似之处,都是一些在老外们看上去可能不起眼的事件,结果极大的激发了国人的“爱国”热情,滋生了对西方国家的恼怒和憎恨,继而在制度上排斥西方文明和普世价值。尤其是今天中国面临的群体性事件越来越多,政府合法性危机越来越严重,周边纠纷又多,会不会利用高涨的“爱国”情绪,动不动就制造出一个领土纠纷来转移视线?中国是否还会走回到五四时期的老路?这对于当代中国而言是十分重要的话题。

   今天非常有幸请来两位对普世价值很有研究的学者,一位是德高望重的杜光教授。杜老出生在1928年5月4日,正好是五四“青年节”那一天,所以一直非常年轻,尤其是思想非常年轻。1946年,他来北大上学,所以也是北大的校友。1948年就被国军划为“左派”,还受到通缉,所以去了解放区。“解放”以后,去中央党校工作。过了十年,1958年又被共军划为“右派”(现场笑),这确实非常具有戏剧性。直到1979年平反,又回党校工作,担任党校理论研究所的副主任等职务。1988年,他参与筹建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研究会,并担任《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双月刊的主编。这本杂志后来没有再出吧?(杜光:出了4期就停了。)所以,到了1990年,他老人家不干了,离休了。2003年,他开始在网上发表政见。杜老今年八十多岁了,还上QQ,你们说他年不年轻?QQ号先替他“保密”(现场笑)。今年早些时候在香港出版了《回归民主》,很有影响,也很有争议,主要是挑战那个几搞几不搞。我看到杜老最近在普世价值问题上也发表了很多的精彩言论,下面让我们用掌声欢迎杜光教授为我们讲座。(掌声)

   每次活动的讨论都非常热烈,今天也是,最后连“坦克”都上来了(现场笑)。其实普世价值如果有的话,我认为也是一个需要谨慎对待的问题,因为它是由自由主义提出的东西,但是口气好像有点像马克思主义的绝对真理,我们对它要谨慎。如果说有一种东西是普世的话,我同意丛老师所说的,那就是对人的基本尊重。在这个当中,尤其重要的是尊重每个人的自由判断。我们的社会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价值、需要什么样的规则、需要什么样的制度,这些都应该是由每个人在一个自由的环境下做出判断,多数人认同的规则才是统治这个社会的规则。如果你不是太自恋,那么如果社会多数人做出的判断和你的判断不一样,你应该不会说他们都是白痴,或者他们的判断是不算数的,甚至他们连自由判断的机会都不能给,因为他们太弱智,太容易受到蛊惑而做蠢事,以至一定要告诉他们应该相信什么、接受什么,就像香港学生抗议的国科教育那样。所以我认为不能动辄就说“几个确立”、“几个不搞”,你是谁啊?你有什么资格对全体国民发号施令?普世价值要存在的话,那一定是很基础的东西,未必是指任何具体的价值,比如勤劳、勇敢、平等、自由,这些东西或许可以要可以不要,但大家一定要有自由讨论和选择的权利,不能随便上刺刀、动坦克。统治这个社会的规则一定要由我们在言论自由、信息公开的环境下自由探讨,最后相信多数人的判断、接受多数人同意的规则。这是什么?这就是自由民主的政治制度。

   另一方面,对大家来说,自由民主这个东西对国民心智、勇气、性格、担当也有一定的要求,尤其是不要随意走火入魔。普世价值是谁的价值?最终对谁有利?前面有一位朋友提到,美国到底信不信它的普世价值?这个问题其实不错,但它要从几个不同方面来理解。首先应该问的不是美国对于利比亚或者对中国是不是在输出它的普世价值,而是美国政府对于本国人民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美国在国内施行的是一种什么样的价值?对于美国人来说,这才是根本问题。反过来对于中国,某一天美国真的用导弹、坦克对中国输出普世价值,我们不希望这个发生,但从现在的苗头来看,也没有什么能保证中美不会发生战争,那个时候我们怎么看待普世价值。如果我们和这些国家的关系发生恶化,有点像现在我们和日本,像1919年五四运动后我们和西方列强的关系,在这个时候我们应该怎么样看待普世价值?这才是对我们来说最根本的问题。我们千万不要再沿袭“伟大领袖”的思维,凡是美国支持的我们就反对。我们发现,这样最后吃亏的是我们自己。我们付出了巨大代价,走过一百多年的弯路,现在还看不到头。所以当这种危机再次来临时,我们希望有了这个前车之鉴,不会再重蹈覆辙。归根结底,普世价值不只是西方的,更是中国的;糟蹋普世价值,最后糟蹋的是我们自己,就和那些砸“日货”的行为其实是在破坏中国人自己的财产一样。

最新快报

柯华庆:试论多元一导的华家意识形态
对话柯华庆:不走老路邪路 习近平四中全会一锤定音
柯华庆:学术与政治

相关资讯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