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好学者网站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61768号

站长邮箱:lawgame@263.net 执行编辑:zfm_1234@163.com

热文榜单

柯华庆:什么是真正的学术自由?
彭凯平:中国的发展和进步需要真正的社会科学
郭于华:学术研究不是打仗,不需要什么领军人物

论共同自由(十二):后 记

分类:
书评书讯
来源:
2018/08/24 11:59
浏览量
评论:

后  记

 

 

柯华庆

言说自由超越我的能力,然而我是幸运的。

 

科斯的法律经济学对我的影响是全面深入的。今年出版的柯华庆著作三部曲的顺序是《科斯方法论》、《实效主义》和《第三次变革》。科斯方法论是我思考的起点,由此我发现了实效主义法学和实效主义经济学方法论,由此追根溯源建立起实效主义哲学和实效主义的探效逻辑,并将其应用于中国的改革理论。于是就有了实效主义改革哲学,最后有了《实效主义》这本书。实效主义是一种方法论,其本身蕴含了价值观,然而《实效主义》出版之后,不少朋友认为我没有价值观,这对于价值热、方法盲的中国人来说似乎是避重就轻。《第三次变革》是我用实效主义分析中国近代思想史的尝试,在其中一章《共同自由是体宪政民主为用》中我提出了共同自由的价值。该文对于建构严复的自由观颇有建树,但是对共同自由理念的分析过于粗糙。共同自由概念一经诞生,就如同一个新生婴儿的诞生一样,自有其生命。经过一年多的思考,我认为其已经长大成人,于是就有了这本《论共同自由》。如果说密尔的《论自由》是庇古式自由观的话,那么《论共同自由》建构的是科斯式自由观,是网络时代的自由观。

 

我既不像自由左派那样提倡公平的自由(equal freedom),也不是自由放任主义者(Libertarian),而是自由中派,提倡自由的中庸性,故共同自由的英文是mean liberty。这符合我一贯的理念:矫枉必须适正。

 

名垂青史的《论自由》实际上是密尔和其爱妻哈丽特的合著。密尔在《论自由》自序中情真意切表达了夫妻之间的情感:“以伉俪而兼师友,于真理要道,有高识遐情,足以激发吾之志气,其契合印可为吾劳莫大之报酬。其于是篇也,吾实为所感而后作,是中最精之义,吾与彼共之。吾乃今以是长供养此宝爱悲伤之旧影而已。盖是之为书,犹吾平生他所撰述者,曰吾作可也,曰吾妻之作亦可也。曩凡成书,为吾妻所复审者,其受益恒不可计量;今兹吾妻不及见其成,故获此益甚寡。”(严复译)

 

《论共同自由》中的基本思想是属于我的,但是我妻子刘荣的贡献是多方面的。如果我没有和刘荣共同组成家庭,《科斯方法论》和《实效主义》的出版是早晚的事情,然而《第三次变革》恐怕会延迟出版甚至于不会出版,《论共同自由》则可能根本就不存在,因为我认识她之前并没有共同自由的思想。我们两个常常一起讨论包括自由在内的各种人生与社会问题,非常幸运的是,刘荣作为一个实践经验丰富的企业管理者和我的妻子,她对于我的理论框架非常认可,我们俩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都非常趋同;更重要的是她非常支持我大胆的理论探索,将其看作我的“可爱”、“可贵”之处。如果没有她的支持和理解,给予我特别的呵护,在当今恶劣的学术环境中,我恐怕不能海阔天空地思考。在初稿完成后她所提出的自由的主体性、自由的社会性、自由的多样性和自由的限制性对本书第二稿产生很大的影响。第二稿完成后我们进行了全面深入的讨论,调整了该书的结构,使之呈现出现在的模样。我相信,本书也将开启我们夫妻作为一个学者共同体进行某些领域研究的道路。

 

写作该书过程中,我们的儿子刘浩然(毛弟)正处于对外部世界好奇的年龄。有一天他突然对爸爸说“我也要写书”!可见爸爸对他的影响已经开始,多么可爱的儿子!我们的女儿柯西(西瓜)处于人生的转折期,在本书完稿之际已经找到了一份满意的工作。姥姥姥爷为我们承担照顾小毛弟的重任,使我能够心无旁骛,在炎热的夏季潜心能够完成本书,我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共同自由可以说是我们家庭生活的实践,我们期待共同自由的实践范围更加广阔。 

 

在写作该书时,三个姐姐的命运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如果姐姐们有受教育的机会,她们的命运又将是怎样的?由于家庭的贫困,勤劳一生的双亲无奈之下只送了我们兄弟三人读书,每天父母亲在天还未亮就开始了一天的劳作,这成为我大脑中永远的记忆。年迈的父亲坚持不在姐姐家安享晚年因为他认为没有送她们上学亏欠了她们,我能理解老父亲的愧疚之情,每每想到这些,我的眼泪就夺眶而出。

 

在写作该书时,我们得到很多人的帮助。胡卫东和胡船父子为我在九江龙湾温泉酒店完成第一稿提供了各种帮助,胡薇经理为我在九江醉石温泉度假酒店完成第二稿提供了写作方便,陈峰女士为我们在杭州桃花源完成第三稿提供了优越的写作环境,孙涛先生为我们在九华山聚龙大酒店的最后定稿提供了帮助。陈晓平老师、张乐天老师、沈明明老师和庄巍先生对于初稿提出了不少好的修改建议,更重要的是他们的鼓励激发了我。我们的朋友汪礼勇先生、闵艳芸女士、易永胜先生、魏甫华先生也提出了修改建议。我的研究生杨明宇、宋晨翔和邹一娇细致阅读了书稿,提出了不少建议,特别是杨明宇的建议是多方面的,她也进行了细致的校对,对于本书的完善作出了贡献。在此,我对他们的帮助表示真诚的感谢!

 

二十多年前在风景秀美的浔阳江畔思考数学无穷问题,我如痴如醉。今天当我在云雾缭绕的渊明故里完成《论共同自由》,我浮想联翩。几乎每天我都要散步去陶渊明睡过的醉石,陶是文人,我是知识分子,陶感性,我理性。然而田园生活的意境却是我们所共同追求的,陶彭泽的《饮酒•结庐在人境》说出了我二十多年来的心境: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柯华庆

2013年6月6日初稿于渊明故里桃花源

2013年7月26日二稿于渊明故里桃花源

柯华庆 刘 荣

2013年10月6日定稿于九华山柯村

最新快报

中国政法大学党规研究中心“党规与国法”学术研讨会会议公告(预通知)
柯华庆:试论多元一导的华家意识形态
对话柯华庆:不走老路邪路 习近平四中全会一锤定音

相关资讯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