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文榜单

柯华庆:没有脱离政治的法治
柯华庆:中华民族的第三次复兴
柯华庆:论立宪党导制(一)
柯华庆:中国共产党领导权的法理基础(一)
柯华庆:《论共同自由》

著名学者余秋雨一次演讲中的八个常识错误

分类:
学术争鸣
作者:
周奉真
来源:
学术那些事儿
2017/05/01 10:44
评论:
2016年9月1日,余秋雨先生称他年届七十,这次在甘肃兰州做他最后一次演讲,题目叫《中国文脉与丝绸之路》。有着当代著名散文家、文化学者、艺术理论家、文化史学家等耀眼头衔的余秋雨先生,自然“当红未与年俱老”,数千名听众到场鼓掌欢迎。我无缘聆听余先生的高论,事后从推崇者录音后制作的微信上有幸看到余先生的演讲整理文本。我们先不评估演讲的思想、水平,因为那见仁见智,难有个尺度定评。而有些文化常识性的错误,确实需要明辨,免得售误于兰州。试就部分胪列于后,以就教于有文化常识的人及余先生。
 
一、余先生说:“公元前21世纪,按照中国的年代说法从夏、商、周开始,中华跨入了成熟文明的门槛。”“跨进去的时间是四千两百年前。”
 
著名历史文化学家李学勤几乎组织了国内该领域所有顶尖专家,搞“夏、商、周断代工程”,才将中华确切的历史纪年推至公元前2070年,今年是公元后2016年,加起来应该是4086年吧,余先生说的,跨进文明成熟门槛是4200年前,是怎么算出来的?
 
二、余先生说:“(现在)我到伊拉克的时候,那时候找不到人类古文明第一号的痕迹,当时我去的时候凤凰卫视一起跟着我。”
 
我没去过伊拉克,本无权对余先生质疑,但据2015年7月的《新京报》及各网媒报导称:“伊拉克方面在其境内抓捕了一名中国男子,该男子为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的一员”。随后又有消息称,该男子并不是报导所称的“恐怖分子”,而是北大考古文博学院学生,在伊拉克参观古迹时被扣,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如果按余先生说伊拉克今连古文明一号的痕迹都没有,那这个北大考古学生去那里参观什么古迹去了?
 
号称世界“七大奇迹”之一已消失的古巴比伦“空中花园”,其北面不远可见的巴比伦最后一件珍贵的文物——用整块的青灰石雕刻而成的石狮子,爪下踩着一个奄奄一息的石头人,像空中花园的守护神一样一直“活”到现在。
 
伊拉克出土文物,出自远古苏美尔人创造的乌鲁克文化,距今已有五千多年历史
 
这算不算伊拉克古文明一号的一痕?只跟着电视台走一圈,就敢说自己考察过了,说“连痕迹都找不到了”?
 
三、余先生说:“释迦牟尼比孔子大14岁,孔子死后10年,希腊的苏格拉底诞生了。亚里士多德比孟子大12岁、比庄子大15岁,阿基米德和韩非只有7岁之差。这些了不起的人都一起诞生了,全世界都在研究,遗憾的是,我们中国文化界很少研究这种问题。”
 
终于看到余先生谦虚了一次。亚里士多德比庄子大15岁,这么重大的发现,怎么迟至今天才发表?从西晋司马彪研究《庄子》始,至今,历代知名的硏究者已有数百人,著作等之,可没有人断言庄子比亚历士多德小15岁,生于公元前369年。
 
著名历史学家钱穆在他的《先秦诸子系年》中,则小心翼翼地说:“以此上推,庄子生年当在周显王元年十年间。若以得寿八十计,则其卒在周赧王二十六年至三十六年间也”。同时附表为(前365-前290)。
 
余先生在没有作研究,就武断庄子的生年,这实在不是一??学者对待学术的态度。
 
四、余先生说“诸子百家我很尊重,但他们严重缺少行政能力,斯文过度。”“北魏孝文帝是马背上的民族,他们一直生活在天苍苍、野茫茫的大背景下,他们什么都能办到,他们做事情很干脆利落,北魏孝武帝改变了诸子百家的大毛病。”
 
余先生视野下的先秦诸子百家里大概只有孔孟、老庄吧。且不说孔子曾经代理过丞相,诸子中韩非、墨子等多人的行政能力暂且不提。
 
有个叫商鞅的,也属诸子之列的,他就是因为行政能力太强,才把秦国搞强了,把自己搞死了。余先生一杆子把诸子百家都打入行政无能之辈,好大的气魄!
 
就算诸子行政无能,最有点意思的余先生说北魏孝文帝行政能力大大的强,一下改变了诸子百家的行政能力差的大毛病。如果横扫六合,一统天下的秦始皇行政能力还不能入余先生的法眼,未改变诸子的大毛病的话,那汉代那一届赶走匈奴,凿空河西,设四郡,通西域,开拓了丝绸之路的汉武皇帝如何?余先生何薄秦皇汉武而独厚异族的北魏孝文?
 
另外,孝文帝的“行政能力”并没有富国强兵,反而为后来的六镇之乱埋下了种子,间接导致了北魏的亡国。之后南朝的名将陈庆之趁势带着七千人袭扰中原,把北魏几十万“马背上的民族”撵着打。
 
五、余先生说:“唐朝有大量的好东西输入,从西域,从印度输进来大量的东西,像我们现在很多吃的,西方的西瓜、葡萄、红薯,都是从这时候传过来的。”
 
非常遗憾地通知余先生,您说的这三样吃的东西是在唐朝传入中国的,全说错了。西瓜这吃物在汉代已传入中国了。明代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指出:西瓜又名寒瓜。“陶弘景(南北朝时人)注瓜蒂言永嘉(晋怀帝年号)有寒瓜甚大,可藏至春音,即此也。盖五代之先瓜种已入浙东,但无西瓜之名,未遍中国尔。”
 
1976年,广西贵县西汉墓椁室淤泥中曾发现西瓜籽;1980年,江苏省扬州西郊邗江县汉墓随葬漆笥中出有西瓜籽,墓主卒于汉宣帝本始三年(前71年)。余先别嫌琐细,学问文化就得讲究,细致,还得耐心听讲。
 
葡萄大概在2000多年前就传入中国。相传是由汉代人张骞引入。在很多汉代古墓中,都挖掘出2000多年前的葡萄酒,可以说明在2000多年前的汉代就已经有葡萄,甚至被酿成酒来使用。
 
这种考索饾饤小事余先生不屑为也可理解,您不是号召年轻人多背唐诗吗?唐代有个诗人名气不大不小,叫李颀,却写过一首颇有名气的边塞诗,叫《古从军行》:
 
“白日登山望烽火,黄昏饮马傍交河。
 
行人刁斗风沙暗,公主琵琶幽怨多。
 
野云万里无城郭,雨雪纷纷连大漠。
 
胡雁哀鸣夜夜飞,胡儿眼泪双双落。
 
闻道玉门犹被遮,应将性命逐轻车。
 
年年战骨埋荒外,空见蒲桃入汉家。”
 
最末两句是千古名句。蒲桃就是葡萄。这么有名的诗句,余先生也没读过?
 
红薯这东西是明朝(1593年)传入中国的,与唐朝半毛钱的关系也没有。这玩意原产地在美洲,唐朝的时候,欧亚大陆还没人去过那儿,这差不多是初中生都知道的常识吧。
 
余先生,您真的上过学吗?
 
六、余先生说:“我们中国文化本来什么都有,我们音乐、舞蹈、诗歌、散文样样都有,就缺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叫戏曲。我们很难过的是不仅孔子、孟子没看过戏,很有艺术素养的陶渊明、司马迁也没看过戏,连李白、杜甫也没有看过戏,他们不知道戏是什么。但是想一想和我们并驾齐驱的古希腊,在两千五百年前就已经有古希腊悲剧,古印度在两千年前就有梵剧,中国曲艺基本上就没有戏剧,谁都不知道,苏东坡也没看过。”
 
余先生说苏东坡没看过戏剧,那就是说宋代也没戏剧吧?宋无戏剧,那宋代的瓦肆勾栏演什么?再往前,五代史《伶官传》又写什么?王国维的《宋元戏曲考》,第一篇即讲“上古至五代之戏剧”,您总该知道这书吧?王氏的宋该指宋代吧,其中的《唐宋大曲考》《古剧角色考》,您该看一下。作为一个曾给学生上课的戏曲教员,这些基本的东西都搞错了,很不好,真的。不知道余先生怎么看,反正我是觉得挺丢人的。
 
七、余先生说:“宋朝那么长的历史,只错杀过一两个人(文人),其他都做到了,这在中国历史上是无法想象的。像苏东坡、王安石,按照上面的说法就是流放,是不杀的”。
 
请余先生指教,王安石终其一生,在哪个皇帝的手里?哪一年至哪一年,像苏东坡一样,被流放过?流放到什么地方了?
 
八、余先生说:“我说中国文化的祖师爷叫老子,老子这辈子写过五千字,四个字四个字的句式。”
 
我知道您说的是老子的《道德经》,共八十一章,5000言,这也是老子唯一传世的作品。可就我所见到一般大众认同的断句版本,从第一章「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始,通篇四个字四个字的句式只有四章,不足400字,余先生“老子这辈子写过五千字,四个字四个字的句式”的结论是怎么得来的?
 
事不过三,列了八条我认为不能商量的,算是硬伤吧。有些诸如宋代GDP超过唐一倍,很了不起;陆上丝绸之路因为砍树破坏生态致流沙阻路而改走海上;君子小人之辨的逻辑推理的荒谬,等等,可能打不淸的笔墨官司,我们惜时,不再说了。
 
因余先生的大名所致,在兰州的的演讲内容已通过微信,传至各地。一位外地朋友看了,开玩笑说:“兰州人好可怜,听了这么一堆垃圾。”作为一个甘肃的文化工作者,我听了之后是很伤感的,甚至严重点说有耻辱感。我决定要梳理一下余先生的文化常识错误,以免贻误甘肃的听众。不料朋友却说:“是您甘肃请去了余秋雨,让人家讲文化,如今您又挑人家的不是,这不厚道!”
 
我想了想,还需说明,首先,请余秋雨先生讲文化的并不代表整个甘肃;其次,说真话,无非是得罪人嘛。作为一个文化工作者,为捍卫文化的正确,得罪人,也是职责。更何况有孔夫子撑腰:“子曰:乡愿,德之贼也。”“乡愿”二字,就是“老好人”。为了维护文化的神圣与尊严,我这次就不当“老好人”,希望余秋雨先生的粉丝、痴迷者谅我,当然也希望余先生谅我。
 
临了,还要善意的规劝余先生,您常要求年轻人多读书、多背书,您也要这样呀!您年纪七十了,孔夫子说“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您倒真是“从心所欲”了,但“逾矩”良多。这很不好。
 
名也够大了,钱估计也不差,我觉得您什么也不缺,就缺认真读书,缺文化,缺知识。
 
按照“活到老,学到老”的老话说,您七十谦虚学习也不迟,下心读点书,少犯常识性错误,对您好,对社会也好。
关键词:

最新快报

刘亚洲:中国的军改与美国的战争
论共同自由(二):自由的三重含义
刘瑞复:我国独立公正司法与西方国家“司法独立” 的根本区别
论立宪党导制(二):制度方法论
石任昊:当代中国纠纷解决的三种话语及实践探析
刘军宁:普世价值与“文明冲突”

相关资讯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网站留言

中华好学者网站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61768号    

站长邮箱:lawgame@263.net  执行编辑:zfm_123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