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好学者网站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61768号

站长邮箱:lawgame@263.net 执行编辑:zfm_1234@163.com

热文榜单

柯华庆:什么是真正的学术自由?
彭凯平:中国的发展和进步需要真正的社会科学
郭于华:学术研究不是打仗,不需要什么领军人物

深度访谈:习时代核心体制不同于毛时代

分类:
专题讨论:民主政治
来源:
2018/08/24 17:36
浏览量
评论:

中国3月份政治大戏“两会”落幕,扰攘已久的党和国家机构改革业已水落石出。就其本身而言,中共党的领导原则被认为超人意料地实现了“全面渗透”,颠覆了邓小平时代确立的传统,从而诱发外界争论。一直倡导“党导立宪”的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柯华庆在接受多维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改革是对胡温“党政分工”过度导致中共弱势局面的“反正”。不过,他虽然肯定其正面价值,但亦担心否定邓小平时期党政关系传统,如果没有法治约束,会暗藏诸多隐忧。

 

多维:近日,中共《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全文出笼。尽管之前“党是领导一切的”已经反复铺垫,但当真出笼还是超过人们的预想。不知道您的第一观感是什么?

 

柯华庆:可以说,没有超过我的预期,但也有一些隐忧吧。

 

多维:你的预期是什么?你的隐忧又是什么呢?

 

柯华庆:可以从一个大的背景去理解这个问题。实际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具有全局性的是“两位一体”,即全面严治党和全面依法治国,中间通过党全面领导国家合为一体。所以,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想要的就是这样的一个结果。我觉得是这可以理解的,没有超过我的预期。

 

中国政治体制会慢慢演化为一个法治的核心体制。这个核心体制可以说是像金字塔结构一样的东西,但从十八大以来的整个发展态势来看,它应该是一个法治的核心体制,与毛泽东时代的核心体制不同。

 

多维:那在你看来,除了法治的核心体制,还有什么类型的核心体制?

 

柯华庆:当然就是非法治的了,毛泽东时代的核心体制就是非法治的。

 

多维:就是你说的毛泽东时期的那一套?

 

柯华庆:对,没有法治,对核心就没有约束了。

 

实际上,我们现在的所谓核心,从组织方面来说,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的领导核心;从个人方面来说,党的总书记是领导核心。从2012年开始,党开始加强党内法规的制度建设,发展非常迅速,2012年出台了一个党内法规制定的5年规划,前不久又出了第二个五年规划。所以在习近平时代,核心体制将会按规则运行。我相信这个核心体制将是一个法治的核心体制。我把它称之为二元法治,就是党规和国法并行,依据党规治党,依据国法治国。

 

我觉得,中国只能走法治的核心体制道路。以我这几年对中国人和中国历史的研究得出来的结论就是,中国只能是核心体制,不是核心体制中国就要分裂。但核心体制有一个问题,就是它太依赖于这个核心本身。古代依赖于皇帝这个核心,皇帝德能俱佳,国家和人民就幸运,否则就遭殃。

 

新中国成立以后,这个核心是中国共产党,但实际上党的总书记或者党的军委主席起决定性作用。如果中国共产党没有走上一条规范的道路,就是通过党规来规范中国共产党,说实话,我们老百姓对此是非常担忧的。这次修宪,如果说它把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去掉,是为了使党、国家、军队能够三位一体,使得国法与党规协调一致,可以接受;但如果是为了终身制,则将成为一种倒退。

 

我的预期是,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共产党章程会有关于总书记和军委主席任期的限制,或者是年龄方面的或者任期方面的。因为中国是一个党导国体制,只能是先党规再国法。我一直主张“党规是法治中国的核心”。实际上,每一次都是先修改党章,然后再修改宪法。这就是党导立宪制的思路,如果能够建立党规与国法并驾齐驱的二元法治体制,可以实现党始终领导长期执政和国家民族长治久安,这将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福音。如果走到终身制的老路上去,中国的未来就说不清楚了。

 

多维:所以,你认为未来会在党章上对总书记的任期进行一定的限制?

 

柯华庆:对。我认为这是中国唯一的道路。

 

多维:这是你的一个期许?

 

柯华庆:对,我的一个期许,我对未来发展的一个总的判断。也可以说是从2009到现在我的研究得出的一个结论。

 

多维:你刚才说了两点,一个是没有超过预期,另一个是有隐忧。

 

柯华庆:至于隐忧,因为现在的一些表述里,中宣部、中组部、统战部、国家监察委员会说得很笼统,全都是强调党的领导。说党领导一切是没有问题的,但党领导不是以党代政。党领导一切和党就是一切,差别很大“领导”这个概念,按我的理解,就是领导者与追随者或者被领导者,有共同的意愿,你才能领着人家走。但是如果你不管人家是否愿意,强制地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那跟领导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多维:所以在你看来,它不是一种领导的关系,而是某种程度上一种强制的关系?

 

柯华庆:我就担心走到这条路上。但是我总的判断是应该不会走到这条路上。

 

多维:所以你的隐忧是针对它的表达方式上,因为你的隐忧是你不知道它表达的具体内涵是什么?

 

柯华庆:对。我最近三年研究党规。从2012年开始,党规的“废改立”非常快,但是它毕竟赶不上我们这个时代的发展。如果党规建设能跟上,或者说稍微滞后慢慢能跟上,这个隐忧就没有了。

 

现在所有党规都叫党内法规,这个问题比较大。严格说来党内法规只管党员和党组织。实际上中国共产党领导国家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党自身要管好自己,另一个是党怎么样领导国家也应该有个规则。我把后者叫做党导法规,即党领导国家的法规。现在是党导法规都放到了党内法规里面。这也是我隐忧的一个原因吧。因为党领导国家,党领导人民,是党和人民共同去实现理想。党导法规,一定是党和人民共同的意愿表达,党可以先起草并通过,但还需全国人大通过,党导法规才能够成立。这样就形成党和国家、党和人民互动的关系。但迄今为止,正式文件中没有“党导法规”这样的概念。

最新快报

人民网:中国政法大学党规研究中心举办《党规学(党员干部版)》发行仪式暨党规与国法学术研讨会
对话柯华庆:习近平时代的理论
中国政法大学党规研究中心“党规与国法”学术研讨会会议公告(预通知)

相关资讯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