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好学者网站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61768号

站长邮箱:lawgame@263.net 执行编辑:zfm_1234@163.com

热文榜单

柯华庆:什么是真正的学术自由?
彭凯平:中国的发展和进步需要真正的社会科学
郭于华:学术研究不是打仗,不需要什么领军人物

白重恩:学者有责任把改革讲得更清楚

分类:
好学者集
来源:
2018/08/24 21:38
浏览量
评论:

  讲改革的顶层设计,我们似乎做了一个假设,就是顶层设计是基于整体的利益,但其实也不一定是这样的。

  在任何一个社会中,不同的利益主体会发出不同的声音,主张不同的利益诉求,顶层设计者的思路会受到不同声音的影响,但不同利益主体的话语权不一样,产生的影响也就不一样,所以顶层设计者就可能是有偏向的。长期来说,这是不可回避的问题。

  怎样让更多的利益主体能够有同样的话语权,来表达他们不同的诉求,这对于形成代表整体利益的顶层共识至关重要。在这里,学者也有责任,我们的学者能不能找几个关键的改革,努力把这些改革对不同的利益主体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说清楚,从而让老百姓了解每一个具体的改革决策会对他们产生什么样的实际影响,从而能够提出真正符合自己利益需求的诉求?

  其实,很多的改革措施或者经济政策措施,对不同的人会产生什么样的实质影响,老百姓不一定了解的很清楚,经济学家有责任把这些事情向老百姓说得更清楚、更深入。比如,经济学家们完全有责任通过多种方式告诉老百姓,采取过多微观的手段来进行宏观调控、过多的干预价格、干预市场,不一定是对老百姓有利的。其实我们的学者没有做到这一点。

  比如,在医疗改革方面,由于专家没有把事情说清楚,所以老百姓也不知道该支持什么,不该支持什么。比较典型的是关于公立医院的改革。公立医院改革里面的第一条原则,就是坚持公立医院的公益性,但是我们很少有人去追究什么叫做公益性。

  “公益性”这个概念其实是一个“大筐子”,是很有弹性的概念,什么都可以往里面装。在没有说明这个“筐子”里装的是什么内容的情况下,老百姓自然支持公立医院公益性这个原则,因为它听上去太有诱惑力了。但是,如果不把这个“筐子”里应该装些什么内容说清楚,公立医院的改革就很难有效地进行。因为,该做的事会以所谓的违反公益性的名义遭到否决,而一些不该做的事又会以所谓的公益性的名义得以推行。

  对老百姓的解释工作,我们显然做得非常不够,当然还有另外的问题,比如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年轻人对改革开放以前的历史没有真正的了解,他们通过流行文化了解到得是一种浪漫化的历史。

  在这么大一群人对历史真相不了解的情况下,怎么能期待顶层设计者在选择大方向的时候,能够选择和历史发展规律相一致的大方向?这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所以,我们的顶顶层设计需要做更基础的工作,多向老百姓解释各种政策的含义,同时加强对年轻人的历史教育。

  否则,在多元化的呼声中,如果跟历史发展规律一致的呼声力度不够大,就不可能推动历史朝好的方向发展。

最新快报

人民网:中国政法大学党规研究中心举办《党规学(党员干部版)》发行仪式暨党规与国法学术研讨会
对话柯华庆:习近平时代的理论
中国政法大学党规研究中心“党规与国法”学术研讨会会议公告(预通知)

相关资讯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