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好学者网站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61768号

站长邮箱:lawgame@263.net 执行编辑:zfm_1234@163.com

热文榜单

柯华庆:什么是真正的学术自由?
彭凯平:中国的发展和进步需要真正的社会科学
郭于华:学术研究不是打仗,不需要什么领军人物

梁启超:现政府与革命党

分类:
好学者集
来源:
2018/08/24 22:38
浏览量
评论:

  汉唐宋明之主,饵丹药以祈不死,死于丹药者项背相望也,而踵而饵之者,亦项背相望也。夫天下有共知为鸩而偏饮焉而甘焉者,昔吾不信,今乃见之。……革命党者,以扑灭现政府为目的者也。而现政府者,制造革命党之一大工场也。……举中外大小官僚以万数计,夙暮孳孳,他无所事,而唯以制造革命党为事。制造之之原料,搜罗焉唯恐其不备;制造之之机器,扩张焉唯恐其不足;制造之之技术,讲求焉唯恐其不良。工场日恢,出品亦日富。……

  革命党何以生?生于政治腐败。政治腐败者,实制造革命党原料之主品也。政治不从人民之所欲恶,不能为人民捍息而开利,则人民于权利上得起而革之,且于义务上不可不起而革之。此吾中国圣贤之教,其微言大义存于经传者不知凡几,不俟尔见述。先民之循此教义以行,其事实之现于史乘者,亦既屡见不一见,初无待泰西之学说始能为之鼓吹也。而今之革命论,其旗帜视昔若益鲜明,其壁垒视昔若益森严,其光芒视昔若益磅礴……

  政府一面以制造革命党为事,一面又以捕杀革命党为事。……夫革命党所持之主义,吾所极不表同情也,谓其主义之可以亡中国也。虽然,吾未尝不哀其志。彼其迷信革命之人,固一国中多血多泪之男子,先国家之忧乐而后其身者也。多血多泪、先国家之忧乐而后其身之人,斯亦国家之元气,而国家之所以立于天地也。其曷为迷信此可以亡国之主义?有激而逼之者也。激而逼之者谁?政府也。以如是之政府,非底于亡国不止。等是亡也,不如自亡之而希冀万一于不亡;此彼等之理想也。其愚可悯,其遏可悲也。使彼等而诚有罪也,则现政府当科首罪,而彼等仅当科从罪。何也?非有现政府,则无有彼等。政府实彼等之教唆人也。乃政府全不自省,而唯以淫杀为事,甚且借此为贡媚宦达之捷径。舞文罗织,作瓜蔓抄;捉影捕风,缇骑四出,又极之于其所往。……

  天下唯不洁之人,斯生虮虱;亦唯不洁之人,日杀虮虱,方生方杀,方杀方生,早暮扰扰,而虱无尽时。不若沐浴更衣,不授以发生之余地。政府与革命党之关系,盖正若是也。今而日务杀不已,传日:尽敌而反,敌可尽乎?徒使革命党以外之人,犹不免洒一掬同情之泪于彼辈,而对于政府增恶感焉。为渊驱鱼,为丛驱爵 (雀),而于政府果何利也?夫当虮虱之方生,而沐浴更衣绝其源者,日本政府是也。当虮虱之既盛,而终日疲精神于扪虱者,俄罗斯政府是也。而日俄两国之荣辱,与其政府诸公之安危,即由是判焉矣。

  我国现政府之实力,自谓视俄政府何如?俄政府行之而犹失败者,乃欲踵其覆辙以图成功,中智以下,信其不能;而当局者瞢然未有觉焉。吾所谓共知为鸩而饮而甘之者,此也。

  

  [原载《新民丛报》第 89 期,《饮冰室文集》之十九,48页 ]

最新快报

人民网:中国政法大学党规研究中心举办《党规学(党员干部版)》发行仪式暨党规与国法学术研讨会
对话柯华庆:习近平时代的理论
中国政法大学党规研究中心“党规与国法”学术研讨会会议公告(预通知)

相关资讯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网站留言